《浓妆素颜》(24):做人的两套标准

浓妆

浓妆素颜》前文(第23章)请看钛媒体独家连载链接地址:http://www.tmtpost.com/192565.html

 

第二十四章 丁玉萍 房事

 

道德一直都有两套标准,对别人一套,对自己一套。当别人做一件事情,你喝斥对方无耻的时候,自己做了同样的事却发现无耻得很快乐,丝毫没有什么愧疚感。

 

每次看到新闻里说某某是不老女神,丁玉萍就一脸鄙夷,这有什么啊,如果我不去上班,专心在家养尊处优,要比你强多了。今年四十有余的丁玉萍一直保养的很好,之前就在化妆品厂工作,转身又到了幼儿园做工会主席,在任何地方,丁玉萍都觉得自己是最有气质的那一个。丁玉萍每次出门也都是精心打扮,所有衣服、手提包、首饰等也是异常考究,看起来很低调,但实际上都价格不菲。丁玉萍总会觉得自己在引领周边的时尚潮流,比如她穿了件天蓝色呢子大衣,没过几天,好几个同事也一准儿会穿上样式差不多的。但是一看那材质,丁玉萍就心里有数,和自己这件压根就没法比。

她最开心的时候还是别人问价格的时候。“丁姐,你这身大衣真漂亮啊,在哪买的啊,很贵吧。”

这个时候的丁玉萍都会嘿嘿一笑,特无邪的说道:“哎呀,这是前几年去英国玩得时候买的,都压了好几年箱底了,老公掏钱,好像是两千多欧吧。”这时候的丁玉萍特别开心的看到问话的人扭过头去,额头上拉着三条黑线。

好老公、好生活、好相貌,丁玉萍就是要让别人比不过自己,从而在内心中不断累积着优越感,沉醉于此。

但是最近几个月,丁玉萍周边的人发现她谈论老公、秀恩爱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发现丁玉萍变化的人,还有她的一个好朋友,郭君。郭君是一位大学老师,和丁玉萍住在同一个小区,今年也是四十多岁,体格健壮,谈吐文雅。几年前,郭君的女儿在丁玉萍幼儿园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因为老在路上碰着,就随便聊聊,结果越聊越熟。

郭君和李浩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一个商人,一个学者;一个霸气,一个儒雅;一个沉迷工作,一个热爱生活;一个略带市侩,一个尽显品味;一个因为饭局经常晚归,一个每天早起锻炼身体。丁玉萍有时候也会遐想,如果自己的老公是这位郭君,又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但每次看到郭君一家三口恩爱的在附近超市购物的时候,丁玉萍就明白,这世界上不是每一种可能都要付诸现实。

丁玉萍依然喜欢郭君,成不了情人,却没妨碍他们成为知己。虽然郭君的女儿都上小学了,但两人还是很友好,丁玉萍唯一在QQ上聊的多的人,就是郭君,这一点李浩也知道,本就是街里邻坊的,他没工夫在意这些事情。但是自从年初知道了李浩和蒋祺的事情后,丁玉萍和郭君的话也少了。

好久没说话的郭君在QQ上发来一句:“最近怎么样啊,怎么好久没看见你家老李啊。”

丁玉萍反反复复打着这条回复,先写的是:“老李换单位了”,又改成了“老李这段时间太忙了”,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删了,发过去一条:“老李去郑州工作了。”

对方很快就回过来了:“你俩没什么事吧?”

丁玉萍又是犹犹豫豫,怎么说呢?她把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删了又写,写了又删,最后发过去一条,“有时间见面聊吧。”

郭君依然很快的回复过来:“好啊,什么时候?”

丁玉萍想起以前每个周末,都会一家三口去看电影。电影《盗梦空间》,同事都说好看,自己还没看呢,就约了周六下午去看电影,正好儿子这礼拜也要补课。

到了电影院,郭君说人太多了,只买到了最后一排的电影票,两人就坐在所有人的后面看着电影。丁玉萍胆子不大,看这种有点惊悚的片子,总爱激动。电影放到刺激的时候,丁玉萍又身体一抖,紧张的抓住了郭君的手。这下,她才觉得不好意思,还以为和往常一样,身边坐着的是儿子和老公。丁玉萍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可内心里却是悸动难平。没一会,坐在边上的郭君,把手放在了自己的手上。丁玉萍一下子好紧张,又很兴奋,这感觉像极了自己年轻时恋爱的感觉。郭君的手并不老实,开始在自己身前游走,丁玉萍更是坐着一动不敢动,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九月天还很热,丁玉萍只穿了一件T恤,郭君又把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丁玉萍这才意识到有点失态,把郭君的手拿了出去。没想到自己的拒绝没起到效果,郭君又整个把身子转过来,把自己搂在座椅上,开始热吻自己。

丁玉萍沉醉在这迷人的唇吻中,不想再看电影了,和郭君说了一句“走”,拉着郭君就出去了。两人直接去了附近的宾馆,已经太久没有过如此的兴奋了。郭君常年的锻炼果然效果不错,丁玉萍感觉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体验,而郭君还好像一头小牛一样不知疲倦,一个下午,两人都在宾馆房间里缠绵悱恻。

分开的时候,丁玉萍故作不悦地笑着对郭君说道:“都怪你,好好的一场电影都没看完。”郭君笑津津的没说话。丁玉萍看了看表,体贴的对他说:“快点回家吧,都一下午了,你老婆该问了。”实际上,丁玉萍该去补习班接儿子下课了。

儿子补课的地方、丁玉萍的家、丁玉萍父母的家,离的都很近。丁玉萍这一下午也没有准备晚饭,就给父母打了电话准备和儿子一起回去吃饭。

这次丁玉萍的父母没再像上次一样的含蓄,还绕着弯子问丁玉萍他们现在关系怎么样,老丁直接就告诉丁玉萍:“不能离婚,我们老丁家兄弟姐妹这么多人,你堂兄妹的这一代也有将近十人,你不能第一个离婚,爸妈丢不起这人。”

丁玉萍没顶嘴,搪塞着父母:“没事,你们别瞎操心了。”老丁依然不放心,追着问:“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也不说明白。”

“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闹成这样。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许你离婚,你不为孩子想想,也要为我们想想,我们怎么在亲戚街坊面前抬起头,我们的身体能不能经受这个打击。”当了这么多年领导的老丁,从来没服过软,现在的口气都有点在哀求女儿了。

丁玉萍不说话,低着头扒拉了两口米饭,带着儿子回家了。丁玉萍心想,我自己的婚姻还让你们怕丢人呢,我都怕丢人了。丁玉萍原本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上个礼拜李浩没进去家门,丁玉萍后来几天也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如果是前几个月,李浩答应了离婚,丁玉萍一定会追着问什么时候去民政局,要求李浩别拖着,但这次她没有一再追问,她也感觉出来了,李浩这次的态度看来是真的打算离了,这时候犹豫的反倒成了自己。

离婚的条件也是丁玉萍犹豫的一个原因。儿子肯定是归自己了,毕竟儿子是姥姥姥爷带大的,李浩去了郑州更没有权利要儿子。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财产分割,按丁玉萍之前的想法,李浩就应该净身出户,谁让你出轨了。但是李浩明显不同意,你有什么理由说我出轨,抓到现行了吗?去法院判吧!而且家里的财产都是我赚来的,凭什么就都归了你?每次聊到这个话题都是一顿大吵。丁玉萍想想,的确李浩这几年赚了不少钱,每年从女人花拿到家的奖金少的一年都有一百多万,虽然李浩平时的每个月工资都不到一万,但这每年五月份财年结束时候的奖金,却真的是一大笔钱。这些年,丁玉萍和李浩保持着每年一套房的速度扩张着自己的房地产事业,丁玉萍拿着手指头算了一下,算上门脸和商住房还没有交房的,家里已经有九套房子了,每个月的租金都有近四万。这九套房子中,有四套写的自己名字,两套写的老丁的名字,两套写的是母亲的名字,只有一套写的是李浩的名字。在丁玉萍最开始的离婚规划里面,认为李浩名下的这一套房子,都应该是自己的。李浩原本就是穷光蛋,就是靠着我爸才起来的,最差也要这套房子一人一半,其他的当然都是自己的。

丁玉萍就躺在床上不停的合计,如果离了,自己拿着房子,每个月的房租也够养活娘俩了,每年去旅游也很开心,关键是李浩要同意这个条件。如果上了法院,也只是分割自己和他名下的房产,自己带着儿子有条件要更优厚的财产分割,而且在法庭上,我直接问蒋祺是不是跟你有一腿,如果这个前提他没反驳,他就是过错方,但是他会承认吗?如果不承认,夫妻财产还要分隔,自己可能拿不到那么多房产。丁玉萍也想过不离婚,但是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以后一家三口还能不能像以前那么恩爱,她完全没有信心,她不想在有阴影的幸福中生活,她要回到以前的日子。

丁玉萍坐在电脑前,仔细上网查着有关离婚的各种法律,还看了很多案例,一直到很晚。半夜十一点的时候,郭君来了一条QQ信息:“还没睡啊,想我吗?”

丁玉萍毫不犹豫的回了一条,“想。”

QQ弹出来一条:“想哪儿啊?”

丁玉萍脸红了,内心升起了一个新的想法,李浩,就算我今天给你带绿帽子,就算我今天出轨,这一切也都是你先引起的!

 

未完待续……

 

浓妆素颜》介绍:这是揭秘公关和传媒圈暗战的一部长篇小说,媒体、公关、阴谋、性、交易⋯⋯中国首部以真实互联网与媒体群体为原型的职场商战剧,“钛小说”及“人人都能写电影”联合独家揭幕⋯⋯

连载地址:http://www.tmtpost.com/tag/original-face

(本小说第一时间于钛媒体旗下“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帐号(ID: AV_bar)独家连载 ,转载请征询获得钛媒体授权同意,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作者个人微信公众账号changpianlianzai(长篇连载拼音),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也将同步更新本小说,欢迎交流。喜欢这个故事吗?觉得它是否适合改编成电影?上“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给它打个分吧~)

人人都能写电影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From:tmtpost.com

华为云优惠多多,更有新用户低至4折,欢迎点击此处或者扫码进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