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将就」的一加和刘作虎讲述着怎样的新故事?

有趣的手机企业越来越少了,一加的存在成为了一种稀有。

先后在伦敦和北京的新品发布会后,手机市场回馈了久违的亢奋。此前,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就曾忍不住在微博上透露了新品配置。他说,一加投资一亿人民币研发费,采用最新技术,定制了「独一无二」的手机显示屏。

屏幕是手机成本最高的元器件之一。而一加新机单块屏幕成本是普通旗舰机的两到三倍。高投入高成本,面对风险,刘作虎却更在意用户体验。「屏幕是用户每天接触最多,感受最直接的人机界面。一款好的屏幕对打造最好的用户体验至关重要。」

熟悉刘作虎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打磨产品,对细节有「近乎完美主义的追求」,号称「最难搞」的产品经理。他将公司文化定义为「不将就(Never Settle)」。

在这种不将就的趣味当中,一加终于成为了全球手机市场上的重要变量。正如他们最新的代言人小罗伯特·唐尼所言:「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叫人不爽」的 0.1 毫米

当年开发第一款手机——OnePlus1,模具下厂前一晚,刘作虎与工程师看图纸,发现悬浮屏与边框之间的距离比先前设计的多出 0.1 毫米。这让他「觉得不爽」,执意要修改。

于是,工程师们不得不重新打开模具,将悬浮屏下调 0.05 毫米,边框上抬 0.05 毫米。为此,产品推迟十几天上市,手机成本还增加了十几元。

刘作虎有个保持多年的爱好,收集经典电子产品的拆机图。早期苹果推出的台式机,图纸现在还保存在电脑里,他时不时要拿出来欣赏,「打开那个铝合金,真漂亮」。

刘作虎在 2018 年 10 月举行于纽约的一加发布会〡视觉中国

他习惯琢磨产品,平时背包里总会装些产品模型。据说,OnePlus3 上市前,有次坐飞机,他掏出五六个手机模型,摆在跟前观摩。他的异状引起了空乘的注意。对方特地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作为浙江大学应用电子专业 98 届的学生,毕业后,刘作虎在东莞的步步高干了 15 年,对设计之美的追求正是源于这份工作。

刘作虎曾负责蓝光 DVD 的开发。产品原计划在当年圣诞节上市,可效果一直没达到预期。他纠结地向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汇报。意外的是,老板听完,轻描淡写地回复,「赶不上今年,赶明年呗。」结果,这款 DVD 真的推迟了一整年才问世。

创业初期,有次,刘作虎曾与朋友讨论市面上各类智能机。他拿起一款,让朋友评价。对方说,做工、设计、性能都还可以,两千块的价格,「这个样子已经挺好了」。刘作虎意识到这种「满意」背后的本质,是「将就」。

「不是你没有追求,但往往就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条约束到你,你就将就了」,刘作虎回忆,当时他正在思索一加该用什么品牌标语,受到这件事的启发,就跟同事说,我们就叫「不将就」。

一加成立于 2013 年,彼时智能手机市场已是巨头林立。这一年,小米卖出了 1870 万台,OPPO 的销量是 1300 万台。市场还在不断下沉,各大手机品牌开始角逐 2000 千元以下价位的中低端机型市场。

而「不将就」的一加只做高端的旗舰机,每年发布一两款新产品,不搞机海战术。这个战略曾被外界质疑为「模式单一」,可对刘作虎而言却意味着「聚焦」。

好的产品没有国界

「市场竞争太激烈,很多人会说,我们是不是该在这个地方妥协一下」。刘作虎拒绝。他曾总结过一个循环现象——有人妥协了,推出的产品生命周期只有三四个月,导致他研发新一代产品时更缺乏信心去追求,结果是产品的周期越来越短。

从一开始,一加便选择了这个行业里更为艰难的两条路——专注高端旗舰产品,优先发展海外市场。一加「聚焦」的逻辑便是坚持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并且为它找到理想用户。

站在极客公园 2018 年创新大会的舞台上,刘作虎说起一件趣事。有位用户曾在一加的论坛发帖,指出一加手机匹配电阻的问题。刘作虎看到帖子后,立马跑去询问研发负责人。

起初,得到的答复是「用户错了」。过几天再问,又变成「好像有点道理,我们正在研究标准」。最后,研发负责人郑重地告诉刘作虎,「是我们错了」。而那位提出意见的用户,是一名谷歌的工程师。

说起用户群体,刘作虎兴奋又自豪,「我们在海外积累的初期用户都是一批极客。他们是各个领域的专家。」他顿了顿,接着提及自己的苦恼,「你想想看,面对这批用户,他们可能是比你厉害很多的工程师,如何让他们认可一加,这件事情非常具有挑战性。」

如今,一加的用户覆盖 196 个国家,还形成了一个超过 1500 万人的线上社区。刘作虎坦言,他们推进国际化的密钥,是相信「好的产品没有国界」。

刘作虎在 2018 年 10 月举行于纽约的一加发布会〡视觉中国

行业数据显示,2018 年,一加手机超过三星和苹果,成为印度高端智能手机市场销量第一。除了亚马逊网站的线上销售,一加还在印度开设了 23 家线下体验店。同年 11 月,一加进驻美国四大运营商之一——T-Mobile 旗下 5600 家线下门店。这是美国运营商首次销售来自中国的 400 美金以上的高端手机。

畅销书《大爆炸式创新》的作者拉里·唐斯和保罗·纽恩斯曾采访过刘作虎。他们试图分析一加的成功和它代表的商业现象,并撰写文章发表在《福布斯》杂志。

作者认为,「一加的创新策略遵循了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的颠覆者的很多规则,包括强烈依赖运用社交媒体的消费者驱动营销,通过限制自有资产及库存量保持灵活性,并且对手机硬件、软件和商业模式的快速发展保持灵敏的反应。」

通向「诚实完美之路

今年 3 月,一加正式参加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通信领域展会,「折叠屏」在展会上大热。华为 Mate X、三星 Galaxy Fold、柔宇柔派手机……大小厂商竞相展示折叠新技术。

热闹之中,一加却显得格外冷静。刘作虎的回答是,一加选择不做,「投入巨大的研发成本,去做一个不知道明确前景的产品。这不是一加的风格。」相反,他倒是对于一加持之以恒的「无负担」设计理念有了更坚定的信念——他坚信工业设计的最大误区在于追求与众不同的执念:「真正优秀的设计,并不会刻意追求外在形式上的夸张」。

在所有「有趣」的要素和赞誉声之中,一加的工业设计思维一直被刘作虎认为是忠于美学体验,又超乎其上的存在。

刘作虎有一个习惯,无论是身处办公室还是出差路途之中,他总会在背包里塞上几款手机模型。没人的时候,他就会拿出来反复把玩摩挲这些模型,细节、手感,哪怕是放在那里变换角度地观察。「如果半年之后,我依然觉得漂亮,很可能这个感觉就对了。」

把「感觉」作为判断标准,是刘作虎将自己代入用户体验、形成共情通感,最终落实于一加产品设计的基础。因为这是保持对用户体验「最诚实」判断的第一步:繁复的「炫技」会增加用户负担,建立和用户感情链接的保障来自于那些「无关紧要」,甚至「不可见」的细节之中。

于是,这位一加「最难搞」的产品经理将自己的最大责任定在了 Say No,否定之下,才是令人信服的产品涉及决策——这是刘作虎选择的通向「趣味」与「完美」之路。

刘作虎现身在 2018 年 10 月举行于纽约的一加发布会〡视觉中国

「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完美,然后竭尽全力去追求完成」,身着黑色西装,搭配简洁的白色体恤,在此次新品发布会的舞台上,刘作虎说出自己的目标。

这些年,一加独特的产品思维和市场发展策略开始有了明显的回报。面对即将到来的新通信时代,市场期待着刘作虎会讲述一个怎样的手机新故事,因为一加正在成为手机市场上不可忽视的新变量。

http://www.geekpark.net/news/242070

2019华为云开年采购季,全场云产品1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