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中的网约车司机们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短短三个月发生两起命案,滴滴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导致“顺风车”业务直接下线,并遭到多地多个监管部门的约谈与责令整改。

两个月前,《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也于7月1日正式生效。在这样的背景下,网约车平台的服务者是怎样的生存状态?钛媒体《在线》把目光对准个体,在新政发布前后,分别同几位来自北京的网约车司机聊了聊。

以北京为例,合规的“网约车”需要具备——北京户籍、北京牌照、驾驶员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车辆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四个条件缺一不可。缺少一个,就会被列入监管部门所定义的“黑网约车”。

钛媒体《在线》接触到的北京网约车司机(以服务于滴滴平台为主)中,具备以上四个条件的司机可谓少之又少。今年7月1日以来,交通城市管理部门也加大了执法查车的力度。

据部分司机向钛媒体透露,滴滴平台曾推出过(在“人车证一致”等符合条件的情况下)“首次罚款可报销”等补偿政策,但这一政策影响范围有限,无法从根本上帮助司机们减少他们对于这份“职业”的担忧。

共享出行在过去五年中的野蛮生长,催生了“网约车司机”这一新职业。那么,在新政发布前后,网约车司机们这群新职业者发生了哪些变化?做为互联网时代的司机,他们怎样在滴滴的大数据算法的派单机制下赚取自己的合理收入?凶案之后的舆论,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影响?

钛媒体《在线》第76期,来听听这几位北京司机的故事:

8月28日早上06:30,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附近,网约车司机钟辰(化名)在擦拭车辆,他完成了这天的第一个送机订单。钟辰是某家在线旅游平台的网约车司机,专门从事接送机服务。

8月28日早上06:30,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网约车司机钟辰(化名)在擦拭车辆。他完成了这天的第一个送机订单。钟辰是某家在线旅游平台的网约车司机,专门从事接送机服务。

平台要求司机在完成订单后,与车合影并上传照片,以供后续审核。

平台要求司机在完成订单后,与车合影并上传照片,以供后续审核。

钟辰以后备箱为“餐桌”吃早餐。每天完成第一单,距离第二单的时间间隔比较富余,他就会把车开到这里吃饭。

钟辰以后备箱为“餐桌”吃早餐。每天完成第一单,距离第二单的时间间隔比较富余,他就会把车开到这里吃饭。

早餐的饭菜、水果饮料都是在家准备好的。

早餐的饭菜、水果饮料都是在家准备好的。

左边是钟辰携带的水壶,右边是他用来在车上解决小便的瓶子。

左边是钟辰携带的水壶,右边是他用来在车上解决小便的瓶子。开车时间,他不敢多喝水,开着车在城市穿梭,找厕所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在车上解决是最节省时间的办法,“每个开网约车的都有”。

钟辰今年45岁,来北京15年了。

他告诉钛媒体,自己在东北老家种过地,还干过服装生意,截止到目前跑网约车三年多,滴滴、Uber、易到、嘀嗒他都跑过。

三年前,他买下手头这辆车的目的“就是跑滴滴”。钟辰花了15万元买车,这中间除了自己所有家底,还有一部分借款。

“当时想着滴滴一年挣十多万,一年半能回本。”钟辰说。刚开始,跑滴滴他一天最多能挣五百,跑了三个月,收入减少,一天挣到的变成两百到三百。

2017年10月,钟辰开始在一家在线旅游平台接单。每天早上4点平台软件自动启动,下午4点自动关闭。

相比滴滴,这个平台不需要他操心订单的事情。每天晚上,他会收到平台派来的第二天的订单,一般每天4~7单左右,都是长途的接送机服务。“在这上面我每天450~650元流水,每个月到手六千块吧,另外,我会趁着订单之间比较长的时间间隙或者收工回家的路上跑一跑滴滴、嘀嗒。”

由于是非京籍,钟辰从一开始就被排斥在了网约车正规手续办理的大门外。

去年10月,他在北京西站被运管查扣了车辆,交了11000元罚款。最终这笔钱由滴滴报销了。钟辰向钛媒体回忆,当他被领去签字时,前面已经排了6个人,同样是被查扣车辆的滴滴司机。

6月21日凌晨三点半,北京南六环马驹桥以南8公里的牛坊村,钟辰租住的房子,厨房最先亮起灯光。两口子每天这个点起床,各自为白天的工作做准备。

6月21日凌晨三点半,北京南六环马驹桥以南8公里的牛坊村,钟辰租住的房子,厨房最先亮起灯光。两口子每天这个点起床,各自为白天的工作做准备。

这是个公共厨房,好几户人家共用。“我偶尔做一次两次,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老婆做早餐。”钟辰告诉钛媒体《在线》。

这是个公共厨房,好几户人家共用。“我偶尔做一次两次,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老婆做早餐,她手艺非常好。”钟辰告诉钛媒体《在线》

夫妇俩租了两间房,其中一间当做当做库房用,这里堆着他妻子每天上服装市场赶集的衣服。 钟辰每天4点半左右出门,下午6点到家;他妻子同样4点多出门,开车去露天批发市场摆摊,下午2点左右回家。

夫妇俩租了两间房,其中一间当做当做库房用,这里堆着他妻子每天上服装批发市场赶集的衣服。 钟辰每天4点半左右出门,下午6点到家;他妻子同样4点多出门,开车去露天批发市场摆摊,下午2点左右回家。

两个饭盒里装着两人白天的餐食。

两个饭盒里装着两人白天的餐食。

出门前,钟辰会先帮老婆把货车倒出来。他家有两台车,黑色轿车是钟辰跑网约车用的,厢货是妻子用来赶集的。

出门前,钟辰会先帮老婆把货车倒出来。他家有两台车,黑色轿车是钟辰跑网约车用的,厢货是妻子用来赶集的。

钟辰准备去接乘客。

完成了一单,钟辰准备去接下一名乘客。

钟辰的单短则一小时,长则两小时,有时候在路上犯困,他只能自己掐自己,掐到肉疼来醒瞌睡。除了疲倦,他还是要对查车保持百分之百的警惕,因为跟滴滴报销罚款不一样,他现在合作的平台并不会报销运管查扣车辆的罚款。

他联合一些网约车司机建立了共享查车信息的微信群。他说自己已经积累了“比较丰富的反查车经验”。

“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像地铁口、商场、医院、机场、车站,那些满面红光地站着,左顾右盼的人,十有八九是查车的。他们有的人手里还拿着摄像头,会瞅车瞅司机。”钟辰听说过有滴滴司机被钓鱼执法,他觉得查车的人也许有任务和业绩指标,所以只能昧着良心这样做。

钟辰身边的朋友中,还没有一个符合标准且办理了合法证件的网约车司机。“如果放宽了条件,我会去办证的,现在我没资格办。”他告诉钛媒体,如果没有正规手续,到最后真的“只能退出了”。

在和同行的接触中他的感受是,网约车司机都是在怨言中挣钱。很多选择做司机的人,几乎没有别的技能,只能越来越依靠滴滴这样的平台,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有的人车上还放着行李,以车为家,就为了多挣点钱。其实滴滴司机们对平台没有忠诚度可言,大家都是哪里钱多去哪里。”钟辰说。

8月23日凌晨,北京东六环张家湾,滴滴优享司机大海。

8月23日凌晨,北京东六环张家湾,忙完一天的滴滴优享司机大海。

大海2017年10月开始跑滴滴,他当时专门买了一辆新车。“每天早上5点起,6点出车,下半夜12点才能回家,刨去滴滴抽成、油钱、车贷、损耗,还不算人力,每个月到手六千算不错了。”跑了4个月,大海后悔了,开滴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挣,并且非常辛苦,他萌生了退意。

另一个让他感到不想继续做下去的原因,就是每天让他提心吊胆的查车。

2018年春节前,他在北京西站被运管查过一次。“那是一个六公里的单”,大海清楚地记得,快到西站出发层时,那名乘客忽然问他“你知道西站查车吗?”大海心里一紧,感觉事情不妙,车辆刚停稳,那名乘客推开车门径直离开,3名运管便衣迅速进入车内亮明身份,夺过大海的手机。

直到现在,大海一直认为那名乘客是与运管配合进行钓鱼执法。

“一般查车都会盘问乘客,要求查看乘客手机,但是那个乘客下车就走了,走得很快,没有人盘问他。”车辆被扣了5天,大海借钱交了11000元罚款,在西四环一个停车场把自己的车开回了家。

两个月后,滴滴报销了大海这笔罚款。大海有些想不通,当初他是开着车去滴滴之家注册的,自己在滴滴平台的一切手续都合格,为什么运管要查司机而不直接去查滴滴这个平台。“抓车不公平,如果我跑车是非法的,这个平台还让我注册给我派单,那它就是不合法。”大海说,“说白了这工作就是门槛低,如果干脆卡死不让我做,我会想别的出路。”

大海向钛媒体《在线》展示滴滴早高峰的奖励政策。早上6点到中午11点,在北京六环以内完成7单,优享司机可以得到25元奖励;完成8单,奖励金额在25元基础上增加55元。

大海向钛媒体《在线》展示滴滴早高峰的奖励政策。早上6点到中午11点,在北京六环以内完成7单,司机可以得到25元奖励;完成8单,奖励金额在25元基础上增加55元。

滴滴为优享司机准备的奖励分为全天奖(24小时内)、早高峰(6点到11点)、午高峰(11点30到16点)、晚高峰(16点到20点)、夜高峰(21点到24点),早、午、晚、夜四个时间段奖励起步单量5~8单不等(全天奖27单起),奖励起步金额25~45元不等。

滴滴经常根据情况调整奖励规则,大海介绍,另一个制约奖励的重要因素是订单所在区域。上述五种时间段奖励中,除了早高峰奖励规定是在北京六环内的单,其他四个时间段的奖励均限定在五环以内的单。

大海认为,奖励不好拿跟滴滴的后台设置有很大关系。“比如说早高峰,上午6点到11点,六环里跑7单奖25元,跑8单再追加55元,也就是跑8单就能拿80元奖励,但是很多时候你就是跑不到第八单。”

大海告诉钛媒体《在线》,“比如到10点半,你跑完7单,平台就不再给你派单,让你干等,等半个小时不给你派单,即使你的车就停在平台实时显示的订单热力区。一过11点,平台马上接着给你派单,我不知道多少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也是我们滴滴司机经常在群里骂的事情。”

大海大多时候只能勉强拿到早高峰的起步奖金和全天奖,差不多一百块钱,一个星期能拿到两次两百块奖励就不错了。他见过一些年轻的滴滴司机带着行李箱在车上生活,困了就在车里睡,睡醒了继续跑,“这样的人加上奖励一天能跑到一千块钱,但是那是他年轻,身体能扛住,我年纪大些,这样搞扛不住。”

“滴滴司机都会冲着奖励去,如果没有奖励,一天几乎是白干,都给滴滴打工了。”大海觉得,奖励就是滴滴捆绑司机的办法,“看上去你能拿到,实际上很难拿到,这让你不得不使劲地跑,就为了多拿点奖励,多挣点钱。”

凌晨,北京通州,滴滴司机阿伟在等待订单。

凌晨,北京通州,滴滴司机阿伟在等待订单。

阿伟两年前开始跑滴滴快车,跟大海不一样,阿伟的车是从租赁公司租的,月租4600元。他现在每天最大的担心是运管查车,“机场、车站不敢去,像西单、国贸这些人多的地方,也不敢去。”

阿伟被查扣过两次车,一次在北京西,一次在西单大悦城,一共缴了22000元罚款,这笔钱由租赁公司垫付,滴滴报销了,虽然如此,抓车对阿伟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即使车被扣了,他还是要向租赁公司一分不少地交租。

刚开始跑的时候,阿伟一度每个月收入九千块,近几个月,他的收入远不如前,“一个月六七千,有七千不错了”。他认为滴滴抽成太高了,他告诉钛媒体《在线》,以13元起步价为例,司机能拿到的是10.5元,其余约20%被滴滴拿走了。

“既然滴滴拿了这么多抽成,就应该帮司机把证照的事情搞定,而不是让司机每天在路上提心吊胆怕查车。”阿伟说,毕竟这么大一家公司,天天垫罚款不是长久之计。

凌晨1点,滴滴司机阿明准备开始夜班。

凌晨1点,滴滴司机阿明把车停靠在路边等待订单。

他每天晚上12点开始工作,直到中午12点,除去交接班、中途休息、吃饭、加油、上厕所等,他每天正式工作时间是8个小时左右,每月收入六千元左右。温州的滴滴顺风车凶杀案发生后,他的订单受到一定影响,“今天单明显少了,以前还没出门就能接到单,今天出来20分钟了还没单。”

阿明跑滴滴不到一个月,他坦言,自己的驾龄未达到滴滴快车注册的要求标准,所以他目前用的是自己挂靠的租赁公司其他同事的账号在跑车。

阿明说,跑滴滴之前,自己干过酒店管理、人力资源,还做过赔本的生意。对他来说,跑滴滴比较自由,但是“剥削”太严重了。“平台拿走20%,租赁公司还要拿钱,还有油钱、人力各种成本,我这个时间段基本拿不到什么奖励。”阿伟打算再干一段时间,再看怎样去找一些其他工作,这样“黑着”跑滴滴只是他的权宜之计。

———————————————————————————————————————————————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

体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http://www.tmtpost.com/3445965.html

华为云优惠多多,更有新用户低至4折,欢迎点击此处或者扫码进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1

  1. avatar 留守 渔民
    View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