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vs. 飞机:如何核算旅行的真实成本?

编者按:旅行时,你考虑过搭乘火车或飞机的真正成本是多少么? 下面这份数据可视化报告为我们揭开不同出行方式的真实成本。文章原标题Trains vs. planes: What's the real cost of travel?,刊载于德国之声网站。

搭乘飞机似乎是最快、最便宜的旅行选择。但事实并非如此,正如德国之声下面这个数据可视化报告所显示的那样。这个报告考虑加入了旅途时间和环境破坏等因素,以下是其如何评估旅行真实成本的方法。

从伦敦到巴黎的飞机票多少钱?答案只需要去网上搜索一下,越来越多的欧洲人被廉价的机票所吸引,选择搭乘飞机进行短途旅行度假、探亲访友或出差。对于周末旅行来说,它足够快,而且比火车便宜得多。

许多选择这种出行方式的人都知道低价的背后还有着隐性成本。毕竟,航空业排放的温室气体会加速气候变化。

为了计算旅行的实际成本,我们收集了以下六个拥有直飞航线的欧洲城市之间火车和航班的数千张票价、旅行时间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数据,它们是:柏林-华沙、慕尼黑-布达佩斯、伦敦-阿姆斯特丹、伦敦-马赛、巴黎-巴塞罗那和苏黎世-米兰。

我们的分析显示了搭乘火车会在哪些线路上相比飞机具有价格方面的竞争力——同时我们还会揭示如果需要为旅行的环境后果买单的情况下,这些数字将会如何变化。

票价

对于我们选定的每条路线,我们都在出发前6周内对票价进行了抽样调查。我们编写了一个电脑程序,可以在Google Flights上查询机票,在Trainline上查询火车票。不同运营商都为这两种出行方式提供了多种价格选择。下面的图表显示了搭乘火车和直飞航班旅行在非节假日的最佳价格。

对于有廉价航空公司运营的路线来说,票价比火车便宜一点也不奇怪。然而,在我们的三条线路中,火车可以节省费用。如果你需要在最后一刻出行——譬如下周——飞机和火车之间的价格差距还可以缩小。

旅途时间

与航空公司所展示的快捷的飞行时间相比,搭乘火车旅行的时间看起来令人生畏。但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比较。要知道除了英国以外,火车通常从市中心到市中心,你可以只在出发前几分钟到达车站。而到达机场,通过安检,在登机口等待,然后离开目的地机场,所有这些很容易就在航班飞机时间的基础上增加3个小时。这也令火车出行显得更受欢迎。

碳排放

如果你乘坐的是廉价航空公司的航班,你几乎肯定会发现意想不到的额外费用会增加你的出行成本。到机场,托运行李和选择座位的额外费用都可以超过票价。然而除此以外,我们如何衡量我们旅途中隐藏的环境成本呢?

当谈到温室气体时,德国之声使用了IFEU的数据。IFEU是一家环境咨询公司,运营着名为EcoPassenger的网站,通过这一网站可以估算任何给定旅程中每个旅行者的排放量的网站

计算搭乘飞机的环境成本时的第一个任务是确定飞机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下面的数字可以给读者一些直观的感受:一架波音747的油箱容积超过20万升(52000加仑)的煤油——大约相当于4000辆小型汽车的燃料。起飞和飞机爬升的过程是燃料消耗最密集的阶段。这意味着短途航班平均到每公里的燃料消耗要高于长途航班。根据IFEU的数据,航程250公里(约150英里)的航班每位旅客每公里的燃油消耗是75克(约合每英里4盎司);相比之下,航程1000公里的航班每位旅客每公里的燃油消耗是33克。

计算煤油燃烧释放多少二氧化碳是相当简单的。但还有一个复杂的问题:飞机的喷气发动机也会释放其他对环境有害的物质——通常是在高海拔地区——而科学家们并不确定这些物质对环境的危害到底有多大。飞机释放出的氮氧化物、臭氧、水蒸气、烟尘和硫磺的额外影响被称为辐射强迫指数。IFEU模型假设,在飞行高度达到9000米以上时,这些额外的排放物会对全球气候变暖造成影响。

高速列车是靠电力运行的,因此IFEU根据发电所产生的废气来估计其温室气体排放量。这些数据因国家而异:比如波兰,2015年89%的电力来自煤炭、天然气或石油,而德国这一比例为58%。

票价与碳排放带来的额外社会成本

不难理解旅行所花费的时间和金钱。但是我们该如何决定248公斤(546磅)的二氧化碳是我们为周末小憩付出的合理代价呢?

考虑碳排放带来的社会成本。多年来,经济学家一直在研究这个想法。这个理论很简单:如果我们能估算出气候变化对社会的影响——我们知道温室气体会导致气候变化——我们就可以为碳排放定价。其主要目的是帮助各国政府决定在减排措施上花钱是否值得。但我们也可以将碳排放的社会成本应用到我们的旅行中。

对于碳的社会成本应该是多少,学术界没有共识。在美国联邦环境保护署(feder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的计算显示,排放二氧化碳造成的社会成本在2020年是为42美元每吨,这一数字在2050年会上升到69美元每吨。但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数据未能反映灾难性气候变化的潜在后果,这个数字应该至少高出10倍。因此,根据爱尔兰经济与社会研究所(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Institute)发布的研究报告,德国之声使用了574美元(合489欧元)的数据进行计算。这是对碳排放的社会成本的较高估价。

把碳排放的社会成本加到火车和飞机票价上,意味着事情开始变得截然不同:

我们在一张图表中展示了所有数据,显示了票价、旅程时间和每条路线的碳排放量。较小的三角形代表更便宜、更快和/或更环保的旅程。

考虑到上述所有方面,图表显示,现在火车旅行的总成本比几乎所有旅行的飞行成本都要低。

碳排放税

当然,这只是一个实验,对于碳的社会成本是多少,或者它是否是环保决策的正确方法,学术界没有共识。但是,在基于排放的票价上加税——碳排放税——可能是减少消费者航空旅行对气候变化影响的有效方式,并鼓励人们寻找更环保的出行方式。

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法学副教授戴维•霍奇金森(David Hodgkinson)认为,征收碳排放税是必要的,尤其是考虑到其他跨境减排战略的复杂性。“人们理解这一点,”他说。“他们可能不喜欢,但他们了解一种税收的性质...大多数人,甚至航空业,都会接受在航空器排放上需要支付某种形式的额外价格。

霍奇金森批评现有的解决航空排放问题的举措,包括国际民航组织(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制定的碳抵消模式。“各国已经签署了协议,航空公司也加入其中,但这并不能从实质上解决排放问题。排放量可能会逐年增加。“他说,“对于一些(航空公司)来说,事情要到2030年之后才会发生变化,从排放角度看,人们不知道2030年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行为科学家罗杰•泰斯(Roger Tyers)研究了碳抵消的方法,他认为,单是成本增加可能不足以减少航空旅行的需求。他说:“飞行在人们的行为中已经根深蒂固,价格可能不大可能吓到人们。在全球范围内,坐飞机的人总体相对富有,他们很可能会接受支付额外税费造成的提价”。实际上,其他学者估计,在任何一个给定年份,全世界只有2%到3%的人乘坐国际航班。

他说,对高铁的更多投资将有助于缩小旅行时间的差距,人们需要文化信号来鼓励他们改变行为。

然而泰斯也提到,欧洲各国的领导人们一直不愿直面航空业领域消费的激增。“这是一个非常可靠的经济增长来源,”他说。“关于航空业的讨论是政府不希望发生的。”

http://36kr.com/p/5155873.html?ktm_source=feed

华为云优惠多多,更有新用户低至4折,欢迎点击此处或者扫码进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