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 vs 贝佐斯:两位亿万富翁的太空争霸赛

编者按:马斯克和贝佐斯两位大佬的竞争,彰显了未来太空商业开发注定不会平静。本文作者Apoorva Dutt ,原文标题Musk versus Bezos: How two billionaires battled it out for the space race

Bezos & Musk

多年来,记者们一直对Blue Origin望穿秋水,试图了解这家神秘公司。现在,在2015年11月24日的早晨,Blue Origin向他们打开了大门。这些昏昏沉沉的记者被要求查看电子邮件和刚刚发布的新闻稿,并被安排在当天晚些时候与Bezos对话,因为他有消息要告诉大家。前一天,Blue Origin在德克萨斯州西部沙漠深处向天空发射了一枚火箭,最高速度达到了3.72马赫。

两年前,Musk曾嘲讽道,“独角兽在火焰中跳舞”的可能性也比Blue Origin制造出火箭的可能性大。但是现在,Bezos说他们正在做的就是运载火箭。

Bezos在揭牌仪式上说:“10多年了——太久了,我们等不及要解决这个问题了。”Bezos发布了他珍贵的第一条推特庆祝胜利——尽管贝佐斯在2008年7月注册了Twitter。“控制着陆不容易,但成功之后看,还是很容易的。”(另外说一句,推特是Musk最心仪的亮相平台。)

对Musk来说,庆祝的程度超过了成就的高度。而现在,在围绕39A发射台的争端、专利纠纷、与波音公司结盟以及员工挖角的紧张关系之后,他怒不可遏。Musk认为,Bezos的庆祝不仅是不得体的炫耀,而且实际上是夸大其词。几年前,SpaceX公司曾多次将一枚名为Grasshopper的试验火箭发射到几百英尺的高空,然后着陆,一次飞行高度接近半英里。因此,从技术上讲,Musk才最有理由庆贺自己是“火箭第一人”。

“@ JeffBezos是一派胡言。SpaceX公司的Grasshopper火箭三年前进行了6次亚轨道飞行,现在仍在进行中,”他补充说,“Jeff可能不知道SpaceX公司的亚轨道垂直起降飞行开始于2013年。”但这些测试火箭中最高的飞行高度是1000米(3280英尺)。而Bezos的New Shepard火箭则到达了32.9万英尺的最高点,太空舱飞得甚至更高。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一枚火箭能够到达太空,然后垂直着陆。New Shepard火箭是历史上的第一个记录。

同样让Musk烦恼的是,公众似乎不明白SpaceX和Blue Origin以及Virgin Galactic这样的公司之间的区别。SpaceX公司的火箭被送入轨道,而另外两家公司的火箭只进入了亚轨道空间,然后又返回了陆地。

现在,他又在推特上扮演教授的角色,给大家上了一堂物理课,“轨道和空间是两个概念,到达太空的速度需要大约3马赫,但是到地球静止转移轨道上需要30马赫。”

进入轨道需要大量的动能,这样航天器加速度就会抵消重力。考虑到让一个物体进入轨道所需的巨大速度——空间站以每小时17500英里的速度飞行,每90分钟绕地球一周——这使得“轨道级”火箭的着陆变得更加困难。

Musk的推特引起了媒体的狂热关注,他们希望Bezos能做出回应,让竞争继续下去,好看看这两位亿万富翁如何一较高下。但Bezos保持了沉默。乌龟不会对兔子做出反应——至少现在还不会。

在New Shepard火箭着陆28天后,Musk准备再来一次火箭发射,而且是直播——这是“Falcon 9”爆炸后的第一次发射,也是他在推特上嘲笑别人之后的第一次发射。发射可以失败一次,但两次就不行了。

风险巨大。如果失败,媒体肯定会反复炒作。而Bezos当时有几乎是24小时来准备公关事宜。看得出来乌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兔子却让所有人都看到它,在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公开自己的剧本——兔子可能很鲁莽,有时还会令人不快,但他有勇气。

但“Falcon 9”进入了太空。人们疯狂地欢呼。SpaceX的一位评论员在直播中说公司“正在创造历史”。但随后,Musk就听到了一阵可怕的、巨大的轰隆声,爆炸的挫折重重击在了他的心上,但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好吧,至少我们接近了,”他对自己说。

结果事情又反转了——他冲进发射控制中心,看到人们在那里欢呼着,因为电脑屏幕上清楚地显示Falcon 9胜利地矗立在发射台上。“Falcon 9已经着陆,”发射指挥宣布——Musk听到的冲击波其实是声爆,而不是爆炸。在该公司位于加州的总部,现场一片混乱,数百名员工相互拥抱,庆祝胜利。

但在喜悦的背后,他们对新的竞争对手Bezos忍不住嘲笑Musk感到愤怒。Blue Origin一直奉行一种极端形式的纪律,通过其无处不在的保密协议和的业务精神来执行。两位百万富翁任何其他的侮辱和轻视,都助长了两家公司全面展开的竞争。

“祝贺@SpaceX公司的着陆,欢迎加入火箭俱乐部,”Bezos在Falcon 9着陆后不久在推特上写道。不管这句话是真心的还是无意的,它给人的感觉都像是一种反击:自己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随着这条推特的传播,SpaceX的员工和Musk越来越愤怒。“真是刻薄至极,”Musk后来表示。

Musk回忆说,当他在Twitter上看到有粉丝把Falcon 9和New Shepard放在一起,对比说明New Shepard就像是技术尚未成熟的Falcon 9时,他放松下来,决定“不会对这种荒谬的事情做出回应”。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Musk和Bezos开始表现得很友善,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他们在推特上的口角引发了一场不可抗拒的媒体狂潮,“两位科技亿万富翁为争夺宇宙霸权而战”——这是两人都不想要的大标题。对于像Bezos一样一丝不苟地塑造自己形象的人来说,哪怕仅仅时被视为与Musk不和,对他来说也不体面。当竞争对手追上亚马逊时,这只会驱使他更想获得成功,不管是在零售领域,还是在太空领域都一样。Bezos将会采取高姿态,继续专注于飞向太空的巨大挑战,就像在他亚马逊敦促团队坚持不懈地关注客户一样。

在2016年的年度太空大会上,Bezos在与Geekwire的Alan Boyle的问答中表示:“通常,把商业竞争想象成体育赛事是很自然的。有人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赛场,有人以失败者的姿态离开赛场。但商业中有一点不同,在我看来,胜利者越多越好。我希望Virgin Galactic能够成功。我希望SpaceX能够成功。我希望联United Launch Alliance能够成功。我希望Arianespace能够成功。当然,我也希望Blue Origin能够成功。我认为我们都能成功。”

当人们把SpaceX公司的成就与Blue Origin公司的相比时,Musk感到不安,但也比较温和,他说:“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为了人类的利益而推进航天事业是很重要的。如果有按钮一按能让Blue Origin消失,我是不会按它的。我认为Jeff正在做的事情是件好事,是被太空中的商机、冒险和自我意识所驱使的。”

但没有什么比面对面的竞争更能激励人的了。没有人比Musk和Bezos更清楚这一点。如果没有Barnes和Noble的关注,亚马逊就不会变成亚马逊。如果特斯拉不与底特律竞争,它就不会变成特斯拉。

其实,Musk和Bezos都需要对方。结果证明,竞争才是最好的火箭燃料。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http://36kr.com/p/5157641.html?ktm_source=feed

华为云优惠多多,更有新用户低至4折,欢迎点击此处或者扫码进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