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四十年,属于科技创新者

1978年12月18日,“改革开放”成了时代话语。 

1980年8月,“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它是中国第一个“冒险家的乐园”。两个月后,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陈春先等人成立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坐标北京中关村。 

中国科技商业创新的两个“应许之地”逐渐成形:1984年10月,柳传志带领10名技术工作者以20万元人民币的启动资金,在位于中关村的科学院南路创办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它后来被称作“联想”;1987年9月,深圳市工商局批准登记了一家注册资本2.1万元人民币,14名员工的“民间科技企业”,它的名字叫“华为”,法人代表任正非。 

联想和华为,一北一南,在日后30多年的中国和全球科技商业浪潮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维持着惊人一致的进化节奏:它们都在刚刚成立的1980年代从事海外电子设备的贸易代理;它们都在1990年代初启动自主研发科技产品——程控交换机和电脑,获得了在中国市场的成功;新世纪伊始,它们都通过并购和建立海外研发中心等方式实现全球化运营,从一家中国本土科技企业变成立足中国的全球科技公司;2010年之后,它们都投入了最前沿核心技术的突破,华为的移动芯片和5G网络,联想的高性能计算和数据中心,都在全球的技术演进版图上打下了烙印。 

从贸易的到技术的,从应用的到科学的,从中国的到全球的——联想和华为的30多年步调一致的进击和进化,折射了时代前行的路径,养成了中国科技商业的“企业家精神”。它们作为独立的主体拥抱市场,自主研发,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呼应了“改革”的时代主题;它们进行国际并购,建立海外研发中心,在欧洲、北美、东南亚、中东、拉丁美洲和非洲实现了全球化运营,折射了“开放”的历史进程。 

1990年代末,“信息高速公路”肇建,互联网步入大众生活,中国与世界同步开启了新的数字化时代。 

北京诞生了新浪、搜狐和百度,深圳出现了腾讯,杭州孕育了阿里巴巴,广州孵化了网易……这些互联网企业经历了2000年代初互联网泡沫的伤痛,成了幸存者,在中国用户对更充分的信息流动和更优质的生活服务的渴求当中,找到了商业模式,逐渐发展壮大,成了“新经济”的代表。 

2010年以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微信、微博、小米、滴滴、美团、今日头条、抖音、Wi-Fi万能钥匙、快手、拼多多和VIPKID等一系列依托移动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新型互联网企业和产品出现了。中国互联网的用户从小众走向大众,从一二线城市扩张到乡镇;中国互联网“新经济”从满足人们的更高的物质和精神追求,到成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消费、娱乐、教育和知识获取的基础设施,中国互联网经济实现了真正的“下沉”,拥抱了10亿用户,从虚拟世界走向实体经济,以信息化的方式,逐步弥合了人们生存和发展的需求与不充分和不均衡的服务之间的鸿沟。 

20年的发展,让互联网科技创新成了时代主流话语,互联网新经济成了中国的“世界名片”和全球竞争力。中国互联网商业从“copy to China”演进为“copy from China”,某种程度上告别了全球互联网产业普遍存在的“硅谷崇拜”,有了向全球市场输出新商业模式的能力。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小米、OPPO、vivo、滴滴、今日头条、抖音和快手等在欧美、东南亚和中东等市场从试水到扩张,中国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的“全球化”走向普遍,走向常态。 

微信扫码咨询

最近2-3年,以人工智能、5G通信和“新造车势力”等新技术趋势为代表的“硬核科技”,让中国科技商业的创新呈现了新的动态。 

“巨头”纷纷进击基础和前沿技术领域:阿里巴巴成立了“达摩院”和“平头哥”,分别从事基础科学研究和人工智能最底层的芯片研发;百度的重心全方位转向人工智能,在芯片研发、无人驾驶、深度学习与神经网络等领域颇多新建树;华为启动了前沿技术研发的“诺亚方舟实验室”,发布了“麒麟”手机处理器,在5G通信的国际标准上也享有重要的话语权;联想在高性能计算和数据中心领域也占据了全球领先的技术和市场地位。经历了20-30年的发展,中国的科技商业巨头更硬核了。 

移动互联网的“新经济势力”也在直面“新技术浪潮”:滴滴在硅谷设立了研发中心开发自动驾驶解决方案;OPPO和vivo的新一代智能手机大规模普及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今日头条和快手的深度学习和“算法”优势也创造了内容流动更充分的可能性。一大批专为新技术趋势而生的“硬核”初创公司也相继崭露头角:深圳的大疆创新(DJI)已经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无人机公司,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是全球人工智能商用解决方案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小鹏汽车”成了“新造车势力”的代表,也在硅谷设立了自动驾驶研发中心。 

新技术在中国科技商业界的兴起,既是时代的自觉,也是全球科技交流的产物。得益于微软亚洲研究院、Google中国研究院、英特尔、高通和ARM等公司20多年来在中国本地培养的前沿技术人才和生态建设,中国新技术的商业创新浪潮,从一开始就解决了人才流动的问题和缺少外部环境的问题。中国的“硬核科技创新”受益于全球的科技创新交流,也将反哺全球的科技创新,成为全球新技术浪潮的一部分。而中国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整体“产业升级”,也将在这次中国科技公司“硬核创新”的时代跃迁中,得到真正的推进。 

这就是过去的四十年,属于科技创新者的四十年。 

科技创新者在基础科学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的第一线,在科技创新产品化和商业化的第一线,在创造互联网“新经济”解决人们生活、消费、娱乐和教育的不均衡、不充分问题的第一线,在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商业全球化的第一线,也在中国和全球科技创新和基础科学交流的第一线。“改革”是科技创新的本质动力,“开放”是科技创新的内核精神,科技创新者是改革开放的切身受益者,更是改革开放的深度参与者。 

当下,改革开放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改革开放重要的标签之一就是“创新动能”。而“创新动能”的驱动力量之一,毫无疑问当属科技创新者。从“科技是生产力”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再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过去的四十年属于科技创新者,未来的一个时代,仍然属于科技创新者。 

作为一家服务“科技创新者”的内容平台,PingWest品玩近期进行了一系列报道,对四十年以来中国科技创新的一些断章和剪影进行了呈现。它不是宏大叙事,而是具体细微的中国科技公司寻找创新力量、参与创新实践、拥抱全球市场的小故事和小总结。它从“中国科技和互联网创新故事”、“中国科技创新走向全球”和“全球科技创新对中国的作用”三个维度,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这个报道系列仍将持续一段时间,是以为四十年的中国科技创新记,也为未来的中国科技创新做个注脚。

转自:https://www.pingwest.com/a/181446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