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妆素颜(十)》五味瓶到底是什么东东?

五味瓶

浓妆素颜》前文(第九章)请看钛媒体独家连载链接地址:http://www.tmtpost.com/188104.html

 

第十章李浩 难归路

 

小时候写作文,经常用到“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但是五味瓶到底是什么?又有什么味道?那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直到长大了以后。

 

昨天下午,李浩就已经知道今天要发生两件事情,一件是女人花将召开媒体沟通会,另外一件是女人花将会有一篇重头的负面报道。但是李浩一直盘算着,如果这两个事情碰撞到一起,龙华究竟会有怎样的表现。他一直想亲眼看看这场沟通会,看看龙华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步步紧逼而抓狂。想到这里,李浩心里不禁一阵得意。

 

转念一想,自己打拼多年的企业遭遇到今天的危机,而自己又是其中推手,假若不离开,女人花应该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此时站在女人花舞台中央的人本该是自己,可偏偏又是别人,心头又是一阵酸楚。

 

下午的沟通会按理又是蒋祺负责吧。她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呢喃时的温柔,别离时的不舍,淡漠时的冷淡,消退后的无情。没有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而自己付出的却无法挽回,这真是够痛的领悟。她真的是一味辛辣品,甜蜜的时候有一种婚外情的刺激,而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人辣的刺痛。

 

“苦味”时时刻刻围绕着李浩。妻子丁玉萍发觉后,一直处在歇斯底里的状态,电话不停的打,问题反复的问,“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究竟哪里做的不对”、“我的青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这些问题回答了一个就有下一个,直到你发狂。而李浩最想念就是自己的儿子,孑然一身来到郑州,儿子已经上初中,除了偶尔打电话外再无其他联系。

 

四、五个月过去了,丁玉萍也闹得自己疲惫了,局面有所缓和,所以每到周末李浩都想回去见儿子,但一想到丁玉萍的唠唠叨叨,就又不想回去了,于是就推脱着在郑州躲一个清闲。

 

手机铃声打断了李浩对自己内心的细细品味,从女人花开完下午的沟通会后,就有好多电话打过来。从记者的描述里面,李浩大概知道了龙华都说了什么。

 

“你能介绍一下现在的工作情况吗?”记者在电话中问道。

 

“我现在的确在九州,但是从当时同业禁止的条款来看,我并没有违背。女人花是一个化妆品公司,而九州只是一个商贸公司,当时签订的只是禁止我加入化妆品公司,并没有禁止我加盟贸易公司,这点龙华就说错了。至于龙华说我是幕后黑手,我觉得这里面也许有什么误会吧,他当时拿出什么证据了吗?没有证据就说,对于龙华的个人行为,我就不多评价了。”李浩的回答清晰明了,用极其简短的话语就驳斥了龙华的刁难。

 

“那你为什么离开女人花呢?”记者继续问道。

 

“女人花说要改变,我自己也需要改变,在一个公司工作了十五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足够长了。在这十五年里面,我很感谢女人花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带给我很多成长,但人总要向前看。选择离开,对我和女人花来说,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李浩尽量不把自己放到女人花的对立面,而是以一个曾经旧人的身份细说着对女人花现状的无奈,也委婉表达出对女人花的感激和眷恋之情。

 

“那你能介绍下龙华吗?”记者停顿了一下,追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李浩并不想多说,但是记者反复追问,李浩不得不坦白:“他是女人花母公司老板的儿子。”这算是第一个爆料吧,李浩心想。

 

“啊?女人花的大股东?难道不是华光医院吗?”记者对此颇感意外。

 

“不是。”李浩很简短的回答道。

 

“你能介绍下女人花的股权背景吗?”李浩的爆料让记者找到了新的兴趣点,问题一个个的接踵而来。

 

“女人花在九十年代就完成了改制,并且引入了外部资本,现在它在股权上和医院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能再介绍下吗?”记者显得有些兴奋。

 

“我都已经离开女人花了,再多说并不合适,你还是问女人花那边吧。”李浩抿嘴一笑,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基本上几个记者问的问题都大致相同,都是问自己的同业禁止协定,以及龙华的背景,对于女人花的经营和股权,李浩并没有多谈。但是对于幕后黑手的说法,李浩说打算寻求法律途径解决。李浩尽力不把自己摆在女人花的对立面,反复强调自己是无辜的,李浩心里清楚,一旦自己站在了女人花的对立面,就很有可能背负“背信弃义”的骂名。

 

李浩对每一个问题都仔细拿捏着分寸,只是谈到龙华还年青,估计是一时口快,而自己对于女人花是有着深厚感情的。

 

记者们会怎么报道这件事呢?李浩心里基本有谱,但就在这时,蒋祺的一个短信又让自己凌乱了,“是不是都是你设计好的,我是不是你的一步棋,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李浩马上回拨了电话,电话那头拒接了。不一会,蒋祺的短信回过来了:“在开会,回头再说。”

 

李浩彻底无奈了。挑事的是你,现在说回头说的还是你,这女人还真是琢磨不定。他知道蒋祺问的是什么意思,她说的是赔偿给消费者5000元钱的事情。虽然这是自己的建议,但这在整个环节中并不算是关键一环。《黄河商报》的消费者过敏稿件出来后,如果女人花没有表态,后续的报道就是另外一篇稿子,也许比现在这篇显得更漠视消费者。

 

李浩每隔一段时间就给蒋祺打个电话,电话那头一直拒接。

 

女人花那边开完沟通会是下午4点半,李浩接完记者电话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今天又是周末,郑州到北京的动车开通后,回北京只要4个多小时。只要不是节假日,随时去火车站都能买到票。李浩盘算着要不要回去,他的确很想念儿子。但是作为一个中年男人,他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关怀,平时的学习和生活都是妈妈照顾,李浩能感觉到步入青春期的儿子似乎对自己总有一种隔阂。

 

两个月没有回去了。李浩看了下表,晚上5点50分,他单位距离火车站也就十分钟,晚上6点15分有趟回北京的车,到北京是晚上10点40分。李浩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他赶紧打电话叫司机抓紧时间将自己送到火车站。

 

火车上人不多。李浩上了车就给丁玉萍去了电话:“玉萍,我晚上回去,现在在火车上,大概12点多到家,你和儿子别等我,先睡吧。”

 

“你当家是什么?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上了火车才打电话,你早干嘛去了。”丁玉萍在电话那头依然带着火气。

 

“白天事情不是太多嘛,太忙我就给忘了。”李浩有点讨好的说道。

 

“忘了?当时你在女人花也说忙,忙,忙,忙你还有时间勾搭小婊子。现在到郑州了,你不更有时间去勾搭了!在我眼皮子底下你都能勾搭上,现在天高皇帝远,你想怎么勾搭就怎么勾搭,多方便啊,你还回来干吗?”丁玉萍满口火气,李浩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那浓浓的灼热。

 

“那不是我家嘛。”李浩拿着电话,站在火车车厢连接处,转身向内,躲避着周围过往的人。

 

“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呢,你还当这是你家呢!你勾搭蒋祺的时候,想没有想过你还有个家啊。我跟了你快二十年,你以前就是一个破安检员,也只有中学毕业而已,要不是我爸帮你,你能有今天啊?现在我爸退了,我也老了,我们就都没用了,是不是?你现在厉害了,是总裁了,扬名立万了,有小姑娘爱慕你了,你就看不上我们了,对吧?”还没等李浩辩驳,丁玉萍又继续开炮了:”你晚上就别回来了,我没你这个老公,我儿子也没有你这个爸爸,我俩过得挺好的。你也别来关心儿子,有时间你去关心你那些小婊子们,她们更需要你的关心!你还真是个好领导啊,关怀下属都关怀到床上去了。人家夫妻感情不好,现在可好了,轮到我们夫妻感情不好了。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老公,当时在厂里,看中我的人多了,你当时怎么追我的,那些山盟海誓的话现在都是屁了,不,连屁都比不上!”

 

“我说了我错了,但我和蒋祺真的什么也没有。”李浩好不容易插上一句嘴。

 

“你说没有就没有啊。电影里都怎么说的,你不但侮辱了我的人格,还侮辱了我的智商!你俩这大半夜发这么多短信,还Hi,跟谁Hi呢,我一查你电话记录,好嘛,你俩恨不得天天在一起啊,一天天的打这么多电话啊!”丁玉萍越说越气,音调越说越高,李浩都能从电话里听到她磨牙切齿的声音。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吗,打电话都是在说工作。”李浩解释起来颇感无奈。

 

“你当我是小孩啊,她一个基层员工,你一个大领导,你俩哪有那么多工作可说啊。”丁玉萍依然咄咄逼人,毫不退让。

 

因为是在火车上,李浩一直很在乎自己的形象,接电话这么半天就忍着不大声说话。丁玉萍那边的语速也奇快,李浩一直纳闷为什么女人一到吵架的时候思维就变得如此敏捷,和原来一点都不一样,而且话语极其犀利尖锐,压根不给你留下辩驳的余地。

 

面对丁玉萍机关枪似的扫射,李浩也终于忍不住了,低沉的喊了一声:“滚!”,主动把电话给挂了。

 

李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还没有片刻清净,电话又过来了,还是丁玉萍。李浩太后悔自己又捅了马蜂窝,连续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刚开始还是按了拒接,后来就不管了,把电话调成了静音,让丁玉萍在电话那头等着去吧。丁玉萍也早熟悉了李浩的这一套办法,没一会儿,她的短信就过来了,“你叫谁滚呢,你滚!别回来,永远滚出这个家!”

 

李浩靠在椅背上,眼睛直直看着车厢的顶灯,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也许就这么与世长辞,才能让这个世界清净。偏偏这个世界就不让你清净,电话又响了,李浩以为还是丁玉萍,但是屏幕上却显示着来电人“蒋祺”。

 

未完待续…… 

 

浓妆素颜》介绍:这是揭秘公关和传媒圈暗战的一部长篇小说,媒体、公关、阴谋、性、交易⋯⋯中国首部以真实互联网与媒体群体为原型的职场商战剧,“钛小说”及“人人都能写电影”联合独家揭幕⋯⋯

连载地址:http://www.tmtpost.com/tag/original-face

(本小说第一时间于钛媒体旗下“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帐号(ID: AV_bar)独家连载 ,转载请征询获得钛媒体授权同意,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作者个人微信公众账号changpianlianzai(长篇连载拼音),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也将同步更新本小说,欢迎交流。喜欢这个故事吗?觉得它是否适合改编成电影?上“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给它打个分吧~)

《浓妆素颜(十)》五味瓶到底是什么东东?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From:tmtpost.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